目前也都已经关闭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4-27 17:05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他可能太累了,他没能再一次克服袭来的睡意,永远地睡着了—前后10天的抢救,对生者是一种揪心的折磨,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波峰递级的决绝考验呢?他最终只能用这样一种方式告别,和隔着厚厚玻璃的妈妈还有舅舅告别,和所有关注他的人士告别。他去向了那个医院里最黑也是最冷的房子。

“鲍记者,你不要怪我,我们想帮,也尽力帮了。我兑现了给你以及给其他媒体记者的承诺。但是没有办法,请谅解,我们已尽力,请谅解有时候医学的无力。” 天津市西青医院窦博生—这个曾获2013年西青区科学技术进步奖的医生最终没能忍住眼泪。他说昨天早上开始,俊斌的情况开始持续恶化,多器官衰竭,血压一度降至30,虽全力抢救,但这一次没有成功……

但事实就在那里:13日上午约9点抢救结束,俊斌永远地离开了。

周妈妈尽管尚没有全部收到这些款项,但她却在4月12日就告诉过钱报记者,如果有一天俊斌不在了,她会把剩余的钱再捐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。

车祸中的那奋力一推,大学同学间的彼此关照,还有高中、初中学友间的少不经事、纯真简单,还有19年生活中母子、祖孙间的快乐或者艰辛……此后,都变成回忆。

“募捐帖关闭了。”富阳阳光公益机构发起人裘雷鸣没有心情说什么。而此前,他发起的募捐却在10日中午13点~昨日中午11点的70个小时中筹到了3826人的234774.05元捐款。我们能查看到的其它7个捐助平台,目前也都已经关闭。

“斌斌,就那样走了,我牵不到他的手了。”电话通了,她第一次在听筒那一头嚎啕大哭。之前的几天里,她一直允诺自己要坚强,亲戚朋友很担心,甚至都劝她哭出来。“我不想让孩子听到,现在……”然后又是一种撕心裂肺。

“这么冷,晚上孩子会觉得凉,送件衣服吧。”周妈妈靠在西青医院走廊的长椅上,她转过头要去翻行李包。一旁的人说太平间不能穿衣服,于是她又想起来孩子其实已经没了,又再哭起来。

所有关注这个热心却言语不多的大男孩的人都不愿意相信。没了?俊斌真的走了?